恒久被补助的中国客车企业“圈养”不出竞争力

标签: 黄金期货 标签: 证券配资 分类:信托保险 热度:

近期,宇通客车、金龙汽车、安凯客车、亚星客车相继宣布2018年度财政陈诉。陈诉显示,上至客车行业的龙头老大——宇通客车,下至刚刚被*ST的安凯客车,2018年度公司净利润均呈大幅下滑之势,无一破例。

  2018年财报数据披露,宇通客车营收317.46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.01亿元,同比下滑26.45%,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7.83亿元,同比下滑幅度高达36.4%。

  这样严重的下滑情形,在金龙汽车身上体现的更为显眼。金龙汽车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,该公司营收182.91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59亿元,同比下滑66.82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仅为0.12亿元,相比2017年的3亿元,下滑幅度高达95.93%。同样,中通客车2018年营收60.79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.37亿元,同比下滑80.87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低至675万元,2017年为1.33亿元,同比下滑幅度也高达94.91%,而这个数字在2016年照旧7.2亿元。

  亚星客车方面,2018年营收24.58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.13亿元,同比下滑69.47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低至244万元,同比下滑幅度也高达94.21%。

  在*ST安凯客车方面,2018年度虽有31.47亿元营收,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,亏损额度高达8.93亿元,同比下滑288.15%。也许有人以为,这样大幅度的下滑是整体性的,是源于2018年客车市场8.3%的下滑情况导致。但上述企业都表现,其业绩下滑与新能源补助政策退坡有关。

  鲜明的利润数字下,是新能源补助恒久的“义务圈养”

  汽车K线凭据财报数据披露发现,宇通客车2018年新能源补助金额为40.72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2.28倍;2017年补助金额为53.39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1.9倍;2016年补助金额为99.54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2.64倍;2015年补助金额为68.57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2.11倍。

  金龙汽车也不破例,2018年新能源补助金额为19.13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156.53倍。2015-2017年补助金额划分为58.04亿元、40.43亿元、28.30亿元,划分是当期扣非后净利润的13.72倍、-5.64倍、9.44倍。该公司甚至一度由于骗补丑闻,被相关部门处罚。

  中通客车方面,2018年新能源补助应收账款金额为49.98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740.32倍。2015-2017年新能源补助应收账款金额划分为20.20亿元、26.42亿元、47.89亿元,划分是当期扣非后净利润的5.12倍、3.67倍、36.08倍。

  再看亚星客车,2018年新能源补助金额为3.18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129.93倍。2015-2017年新能源补助金额划分为4.59亿元、14.30亿元、3.94亿元,划分是当期扣非后净利润的27.07倍、23.83倍、9.32倍。*ST安凯客车方面,2018年新能源补助应收账款金额为18.94亿元,是扣非后净利润的-2.04倍。2015-2017年新能源补助应收账款金额划分为8.68亿元、27.77亿元、25.05亿元,划分是当期扣非后净利润的133.85倍、-374.47倍、-8.47倍。

上一篇:和铂医药与正大天晴就创新型抗体药物达成战略合作 下一篇:前信用社主任违规放贷 岳阳农商行790万涉案贷款难收回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