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有来世,我希望从没听过价值投资!

标签: 南昌配资 标签: 配资公司 分类:港股美股 热度:

巴菲特曾说超级投资者们都来自于格多维尔,但他自己却似乎与价投们这“古老”的故乡渐行渐远。 什幺不是价投? 一入价投深似海,从此精分常相伴。 当年读MBA,为了搞懂到底什幺是价值投资,我报了商学院的同名课程《价值投资》。讲课的教授是一个精神矍铄的白人老头,鹤发童颜,貌如维基解密的桑叔。那年我且青春烂漫,对价投无限憧憬,听课也分外认真。然而,一个学期,三个学分,两个 project,八个case study,屡次课堂讨论唇枪舌剑下来,我却迷茫了。 幼儿园的小朋友,却错上了去红灯区的车。 我问老师:什幺是价值投资? 教授在我面前扔了一本 《巴菲特之道》。 我问教授:这就是价值投资? 教授说:这不是。 懵比啊。沃伦?价值投资?巴菲特不是价投?世界观崩塌。 教授说啊,很多人理解的“价值投资”其实是“有价值的投资”—— 买蓝筹、买白马、买现金奶牛、五光十色,灯红酒绿。这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巴菲特式价投——你买的不是股票,是企业;你做的不是股民,是资本家。这些都是巴菲特倡导的投资理念。 但格雷厄姆的价投不是这回事。当年价值投资来到世间,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里都充满了卑微,无所谓白马蓝码,价投是被人抽剩的阿诗玛——格雷厄姆特别强调投资烟蒂股。烟蒂也就是烟屁股,为什幺叫烟屁股股?因为烟蒂虽然生霉、泛黄、蜷曲、令人作呕,但只要能抽上免费的一口,对瘾痒难已的烟狗而言,这就是无上的价值。 格雷厄姆的方法讲究什幺?——讲究投资 net-net的标的。什幺叫net-net?你公司资产负债表上的流动资产减去流动负债,叫做working capital,也叫net working capital,可以理解为是极易变现的净流动资产。拿working capital去减掉所有长期债务,就是net-net working capital,净净流动资产。而当你买入股票的价格低于净净流动资产,你就完成了net-net的满分动作,net-net是一种达到极致的捡烟蒂行为。 此种把法拉利拆成零件来称斤卖两的方法,包含了世间所有的悲观。当然格雷厄姆的悲观主义有其时代渊源。1929年美国股市大崩溃,格雷厄姆的投资几乎全灭,苟延残喘的他蛰伏了五年,在1934年出版了划时代的《证券分析》一书,核心思想其实就两个单词:BUY CHEAP. 发扬“时艰捡屎”的贱买精神。因为他不想再亏钱了。 所以价投是股灾与大萧条的直接产物。在投资时格雷厄姆首先想的是不亏钱、是对向下风险的保护,所以他的出价无比吝啬。当格雷厄姆见到一辆猩红的法拉利?恩佐时,他看到的就是一堆破零件,他只相信废铁的价格——而在他的时代大家都亏破了胆,所以市场上居然遍地都是这种net-net的机会。

上一篇:*ST皇台收年报问询函 被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停业重 下一篇:市红会医院皮肤科将于5月25日开展护肤日系列运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